晴时雨

等知否齐衡&明兰

我想这对还是很好吃的呀

鸡肋宝:

总拿我的龙哥来,总拿我的龙哥来刺激我!(。 ́︿ ̀。)
http://video.weibo.com/show?fid=1034:4261390840717500
北宇哥哥4.23的荔枝直播!搬运自微博戳👆
工作人员一直用哇哦和龙哥逗北宇哥哥,
北宇哥哥:总拿我的龙哥来,总拿我的龙哥来刺激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笔

虽然人心不可避免是偏的,但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看自己想要看到的“真相”。编造情节,继生不满。
感觉也是……
幸好途中美好的人和事还是很多。屏蔽ooc。
后续:
所以说mack daddy和另一首歌都是所有人一起竞争C位的。
那些之前口口声声说主唱故意利用规则抢了某人C位的人好好笑啊。
怎么不说利用规则先占了主唱位置而不是放在其他位置呢?真双标。
大家都没错,都想表现好,都想主唱或rap1,也都想C位,情谊也确实分远近深浅,但拿情谊去扭曲正常的遵循规则的前提下竞争,很过分。

致所有“批判者”『非焦虑帖,努力自愈帖』

1、大概每个练习生都是自家粉丝心尖尖儿上的人。
2、人存在着盲区和特定视角,容易看到自家人的好,更容易相信别人家的坏。
3、一个让我看到后觉得奇怪的粉圈现象:在为自家愤慨不平/欢呼喜悦的时候,各种带别人家心尖尖儿上的人出场,或绕场一周鞭笞,或轻描淡写说不喜欢/get不到,或先赞许后教导说你们啊,要改正一些错误。
『如果能不把教导别家和愤慨批判联系在一起就好了,
如果教育的内容不是我们没有犯下的错误就好了,
如果你说的道理不是废话就好了,
如果,如果你真的有把你贴心教导的人或群体放在心上一秒就好了』。
那样或许你不会随便定下罪行,或许你会意识到你的教导和贴心提醒,是比你声称的全程“请不要……请别……”为撕和“可以看看事实吗,能不能不……”为怼,更高级别的攻击。
4、我的撕和怼就只是这个样子。
请不要臆测然后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教导。

无题

每个爱自己idol的人大概会更细致的看到他的好,为他的拼命打动,理解他的压力,某些时候的着急,一点点笨拙。
人的记忆会朝着自己倾向的方向偏斜。
嘛,既然做不到完全的客观严谨,还是好好学习,顺带佛系追星吧。

❤❤❤

ironspider:

RDJ帮荷兰挑了一身造型!应该很多人知道了,我整理了一个合集❤️

第一张是荷兰放的和怪奇物语小狗狗的合照,下面写了全身造型by RDJ

有时间帮忙挑衣服搭配,看来两人一定是在片场以外的地方见面啦!

看得出荷兰很喜欢这一身搭配,不但穿着去探班怪奇物语,穿着去Burn Center探望住院的小朋友,还一直穿着从亚特兰大飞到了伦敦。最后一张是在伦敦机场抱着Tessa和粉丝合照啦。

好了好了,这下全世界都知道你有多喜欢RDJ给你挑的衣服了😂😂😂

不过穿着这身衣服抱了别的狗狗,以为Tessa闻不出吗?😏😏😏


PS:男士夹克同款 https://www.activerideshop.com/products/stussy-polar-fleece-zip-up-shirt-jacket-1000024022

【虫铁】为什么Peter不给我打电话?(Peter/Tony,全年龄一发完)

Brightside:

【虫铁】为什么Peter不给我打电话?(Peter/Tony,全年龄一发完)




    简介:Tony把自己的私人号码给了Peter,却没有像预期那样等到对方的通话。




英雄归来后的时间线,大概?












上午 5∶21






     中年的超级英雄从他的工作台上抬起头,他展开手脚,伸了个懒腰,然后揉了揉脖子。“Friday,Peter有给我打电话吗?”




     “没有,Boss。”电子管家柔声作答。




     Tony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之前的敲打工作在他的耳朵里留下了叮叮当当的余音,“你确定吗?”他郑重的问,“我说的是Peter,Peter Parker,平时是个高中生,但秘密身份是蜘蛛侠的那个Peter Parker。”




     有点书呆子、有时会很烦人但偶尔还挺有趣的、我在九个小时之前给了他电话号码的那个高中生——Peter Parker。




     “没有,Boss。”回答与之前的一模一样。




     摸着自己的胡子,Tony陷入了绝对的沉思,连工作室的空气都懒洋洋的不愿出声,只剩小呆和他的兄弟们在的在工作台上,安静的待机。




     过了好一阵,大厦的主人放弃似得耸肩,用着半是不解半是焦躁的语气。




     “为什么Peter不给我打电话?”










上午 6∶13




     “Peter,洗衣机在叫。”May在厨房里喊他的名字。




     被叫到名字的人赶紧将视线从屏幕上移开,一边匆忙地赶着,一边将手机丢进裤兜,“就来了。”他说。




     空气中弥漫着华夫饼的香甜的气味,还有牛奶煮着燕麦的咕嘟声,远远的能看到白色的水汽从锅盖的间隙中跳出来,顺着墙壁在玻璃上凝成一片椭圆形的白雾,Peter嗅了几口就感觉肚子咕咕作响。




     “我们还有切片面包和花生酱吗?”他展了展手里的外套,朝厨房问道,“我记得上次好像没剩多少了。”




     “我听不太清你说的是什么,Peter。”




     May大声的说着,接着像是心有灵犀似得,她突然直起身子,将炉子关小了些。


     她拐到浴室旁的门边,整个人靠在门框上。“不,Peter,想都别想,”她围裙上的卡通熊露着被磨掉了色的半个耳朵,“我今天没有早班,难得有空做顿好吃的,你想都别想着先溜。”




     高中生面露难色,“可是我要先去学校准备给Stark先生打电……”




     “不不不。”




     家属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高中生把接下来想说的全咽了回去。




     “不,Peter,你听着,我不管Stark工业有多少市值,那个Stark先生是个怎样惊才绝艳的发明家,我已经听够了那个名字,好吗,Peter,答应我接下来不会再听到那个名字,而且你会留下来吃早餐。”




     这又是May姨“我讨厌你满脑子都是Stark先生”的抵抗政策,自从他和May姨说他拿回了实习工作时就这样了,很显然某个不太稳定的工作让他的阿姨有点不太乐意,以至于当S和T这个单词光是组合在一起,都会让May姨不满的噘嘴——抱歉啦,Taylor Swift。




     被念叨的高中生吸了吸鼻子,低下头,“好吧好吧。”他说。




     等他们都坐上餐桌的时候,Peter切下一块松软的华夫饼,送进嘴里。融化的的奶油味简直像是派对上炸开的彩弹球那样多姿多彩。


     确实比干巴巴的面包要好多了,他想。




     “对了,你之前要和我说要打什么来着?”May看着他,嘴边因为食物而鼓起一小块。




     手机硬邦邦的支在他的裤袋里,Peter想起对方的“反Stark议案”,摇了摇头,“什么事都没有。”










上午:9∶49








     “Stark先生,您准备好了吗?演讲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一位不是Pepper的套装女士打开休息室的房门,以恰到好处的音调说。




     Tony活动着自己的肩膀,他让自己在座椅里多赖了几秒,然后低下头看向手机的屏幕。一大片涌现的消息中,并没有那个名叫Peter小孩的消息。




     他努了努嘴,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像是在办正经事。




     “Stark先生,您准备好了吗?”套装女士问。




     “我只是在想,我的战甲好像停在你们院长的停车位上了,他应该不会介意,对吧,”他假意的朝窗户那看了一眼,“至于其他的,Alex,”瞥了眼对方胸前的名牌,Tony换了只腿用架在膝盖上,他摆出家族特有的Stark牌笑容。




     “我总是准备好的。”






上午:10∶02






     Stark先生开始演讲的时候,他正守在学校的休息室里。




     Peter偷偷摸摸着朝旁边瞅了两眼,他的同学们都齐齐的抬着眼睛看向屏幕,Ned在吃一包番茄味的玉米片,而学校的休息室总是散发着零食和橡胶的味道,还有电器运作的细微声响。




     有那么一会他的思绪飘到了奇怪的地方。




     他开始想Stark先生会不会把手机放在上衣的内兜里。


     那样的话,如果他打通对方的电话,手机会不会在Stark先生的衣兜里震起来。在所有人都目视着的重大演讲里,有个高中生让对方的胸前震了起来。




     他几乎是因为这个想法而立刻的红起脸来。




     Tony把私人电话给你,总归是让你联系他,对吧。有个声音在他的耳朵里头偷偷的说。




     或许他会接通呢。




     或许他会大庭广众之下接通,然后告诉所有人,这个小男孩是Tony Stark的亲密朋友,然后让电话里那头的人与大家一起问好。Tony总是能把这类突发事件处理的恰如其分,就像是是生长在他魅力中的一部分。




     一个俏皮又不失风度的笑话让电视里外的观众都笑了起来。




     那个声音说了太多,以至于等Peter缓过神缓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耳朵已经在太阳底下红的不像话了,像是带着熟透的桃子那样带着绒毛。




     Ned用手拍他,嘴边还挂着玉米片的渣,“等会生物课我们一组吧?”他问。




     被问的那人低头看了眼不知何时被攥在手里的手机,点了点头。






下午 1:22




     钢铁侠在华尔街解决了一个发疯的证券交易人。




     那个破了产的家伙把高级西装换成了超粘泡泡发射机,并且发誓要让曼哈顿成为飘上太空的泡泡岛。




     钢铁侠成功的解决了这个,并且在回到家后,发现自己全身都是黏糊糊的水蜜桃味道。




     他脱下自己的衣服,手机在这时顺着掉了下来。Tony愣住了一会,只是一小会,最苛刻的科学家都不会在意这个。




     最终,他对自己的电子管家说。“好姑娘,帮我准备热水。”








下午3:51




     Peter不小心睡着了。




     昨晚,他先是帮一只迷路的雪纳瑞找到了家,然后有辆被泥坑困住的货车(司机是个七十二岁的老奶奶,超酷!)Peter帮忙去推了出来,接着又是一堆小毛贼。




     超级英雄真是个容易长黑眼圈的工作呀,他想。




     他就是这样想着昨晚的事情,下午的太阳照在他的后脖子上,让历史老师嘴里的字变成了软绵绵的奶油蛋糕,绕着他的脑袋不停的打转。没过多久Peter就睡着了。




     直到老师喊着他的名字,或许还问了一个有关南北战争的什么问题。




     被猛地叫醒的男孩迷糊了半天,满脑子都是某个现代企业家兼慈善家、花花公子、大发明家的名字。




     Ned在两张桌子之外的地方给他打眼色。




     “呃……尤利西斯·兰格特?”




     他结结巴巴的回答。老师皱起了眉头,却也决定放过他。Ned冲他比起大拇指,Peter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除了那块阳光从他的脖子移到了手臂,什么都没有改变。








下午 7:20




     为什么政府这么喜欢开会,我昨天不是才开过吗?




     Tony趁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偷偷用自己的全息投影画了个老鼠的大门牙,放在Ross将军的脸上正好合适。






晚上 8:27




     May姨简直太狡猾了。




     Peter正在对付自己的作业呢,突然他的阿姨就跑到门沿旁边,和他说今天新闻里又报道了钢铁侠的英雄事迹。说Tony与一位什么华尔街的疯子打了起来,然后又不准备继续说下文。




     理智在告诉他,这是个陷阱,May姨绝对是打算看他的表现,好在Peter反应过度的时候来一些“你的Stark依赖症又犯了”的说教。




     于是他憋得紧紧的,一点可疑都没露出来的,将话都鼓囊囊的塞在自己的嘴里。直到May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长呼一口气。




     至于钢铁侠今日的战斗细节,以及Tony Stark作为Tony的那部分有没有受伤。




     Peter忍了半个小时,然后就带上制服,顺着窗子跳出去了。






晚上 10:11






     闲下来的时候,Tony终于有了点时间想起Peter的事。




     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想起在昨天给了对方自己的私人号码之后——作为奖励,却又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




     一部分的他对自己的魅力毫无质疑,另一部分的他,突然无事可忙又开始胡思乱想的他,在思考Peter到底在干吗。




     或许那小子在谈恋爱?他想,那小子提到过的学姐,或许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又或者,Peter可能正摔在某个小巷子里,四仰八叉,迷迷糊糊,连有小偷要扒他的背包,连今年是公元多少都弄不清了。




     不管是那种原因,Peter没有给他打电话,早上没有,中午没有,到了晚上,月亮都出来了,还是没有。




     几杯威士忌下肚之后,暖融融的热量顺着他的胃飘进了他的脑子里,像是一缸恰到好处的热水浴。






晚上 10:34




     如果说,当一个偷窥狂已经够糟糕了,那么爬在对方的楼顶,并且在蹑手蹑脚的准备趴在玻璃上时,接到了对方的电话,大概还要更糟糕一些。




     Peter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手这么滑过,或者说,他的确是手滑了。他的手机在半空中打了个转,才被蛛丝给粘回来。




     他手忙脚乱的摁了接通,然后对方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又差点从房顶上掉下去。




     “Peter。”“嘿……嘿,Stark先生!”




     他们的问好撞在了一起,年轻人的声音还因为兴奋起码拔高了八个度。




     等Peter清了清嗓子,能够像个正常人那么说话时,电话里的Stark先生又一次喊了他的名字。




     对方说,“你知道电话号码是用来拨打的,对吧?”




     关于这个问题,高中生已经想过很多次了。




     他无数次的想要拨打这个电话,在今天及时赶上地铁的时候,在食堂的阿姨给他放了很多芝士的时候,甚至是在见到了一个新奇的垃圾桶的时候。他有如此多的故事想要讲给对方听,那些故事却总是太微小又太平常。




     所以真正对上这个问题,他犹豫了半天,只是支支吾吾的回答,“是的,Stark先生。”像是某种处于压力的敷衍。




     明明只是些被转码成了电子信号的声音,他却的确的感觉对方的声音变得更远,Peter赶在对方准备离开之前,加快了语速。




     “我是说……是的,Stark先生,我知道电话是用来拨打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有你的电话,却不用,那我也没必要留着那电话了,对吧。”




     “嗯哼。”电话那边传来一些声音,令Peter紧张了起来。




     “当然啦,不是说我不需要你的电话,这种东西也不好收回的吧,除非你让我删掉电话,但是删掉也没用啦,我已经背下来了,电话和战衣可不一样,除非你清除我的记忆,像《黑衣人》里头的那样,等等,我是不是提到了战衣的事情,不不,Stark先生,我没有在暗指您收回战衣的事情,那件事您做的很对,我只是太喜欢您送我的战衣了,简直恨不得洗澡都穿着,就比如说现在,我现在就穿着……”




     在一大串脑袋发热的废话之后,Peter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了,像是从另一片旷野传来的那么远。这足够让他停了下来。




     为什么我就不能像个正常人那样说正常量的话呢。他懊恼的想。




     裹在面罩里的脸颊发热,夜晚的风又总是凉飕飕的,更别说他正趴在纽约高楼的顶上,仿佛吊在两种温度的情绪之间,荡来荡去。




     过了许久,像是能够让一只小猴子进化成人类那么长的时间。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严肃,高中生几乎能想象对方眯起眼睛的样子,“你现在正穿着战衣在外面晃?Peter,你现在在哪?”




     糟糕,被喊道名字的人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我在家里做作业。”他虚心的说。




     “你穿着制服做作业?”




     “是的……”




     一声明显的叹息,Stark先生笑了出来,“你可以穿着制服洗澡,如果你非常想这么做的话。”






晚上 11:12






     我怎么总是好了伤疤忘记疼呢。Tony想着,我怎么老就不记得这小孩有多能说呢。




     他的耳朵里被塞进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生物课上用到的青蛙,食堂的小牛排放多了酱,甚至包括某个女高中生换了一件新的外套——谁想知道这种东西啊?




     等到Peter终于把满肚子的奇思妙想倒空,他问Tony今天过得怎样,钢铁侠将“我在办公室里孤零零的等某个小屁孩的电话”咽了回去。




     “我在工作室里准备开会要用的材料,你知道的,那个Ross简直是个麻烦鬼。”他回答道,




     电话的那头停顿了下来,Peter将自己的屁股放在了对方的屋顶上,他看向远处的人流与路灯,像是一条细密织开的网,从他的眼前伸向遥远的地平线。




     “我也是,我也在家里准备作业呢。”他没羞没臊的撒谎。




     如果Tony能费费心,打开窗户,伸出头的向上看,就能见到电话中那头的家伙,那个宣称自己好好待在家里的高中生,正在晃荡着腿,坐在他的屋顶上。




     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待在椅子里,视线中是一片城市夜晚的灯光。










晚上 11:13






     “时间不早了,小孩。”他说,“我们要说晚安了。”




     几声清晰的呼吸之后,他们看着同一片长在地面上的星星,像是梦与宇宙连在一起的,他们的美丽城市。




     “晚安,Mr.Stark.”




     “晚安,小屁孩。”






     -Fin-


























预祝大家晚安啦~















忙死在羊生道路上的道长_老苍:

姑且算是土豪组吧,复联和DC的crossover,感觉他们互动一定会很有意思。
在打草稿的时候它本来不是这样的…然后我去看了个电影。
已经不知道打什么tag好了,总之…就…脑洞